欢迎访问丸子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?>?散文?>?文章正文

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

时间: 2019-09-28 19:34:00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 丸子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99次

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

  山茶花的花瓣层层叠叠,柔软而有弹性,使人觉得另有一番情趣。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,供大家欣赏。

  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:故乡的山茶花

  一九七二年,我历经种种磨难,在接近于绝望中,被家乡的父老乡亲安排到“五、七”茶场劳动。

  我去的那个茶场,是在农业学大寨中,家乡几个邻近的生产队响应“农业学大寨”的号召,于1964年联合修建起来的。我上山的时候,茶场已经有几百亩茶园了。茶场办得很有特色,多年都是县、公社的先进单位。我到茶场后,处境发生了很大变化,人的精神面貌好多了,干活的劲头也足了,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  人的生活安稳些后,时间过得好象也要快些。转眼到冬季了。初冬是山茶花儿盛开的季节。茶园里所有的茶树都开出了朵朵白色的小花,象小酒杯大小,花瓣雪白,花蕊散发出阵阵清香。那一阵子,几百亩连片的茶树花在太阳照耀下,微风轻轻吹过,闪闪烁烁,犹如绿色的海面上飞舞着无数的白蝴蝶,景色美极了,我常常为之流连忘返。

  茶山的茶花是美丽的,茶场的人心象茶花一样,也是美丽的。男女老少对我的真挚情感犹如美丽的茶花,温暖感人。第二年的三月,茶场采春茶了。摘茶叶是一件非常细致又十分讲究技巧的事。为了有个好收成,邻近的每个生产队都挑选出手脚麻利的采茶能手来山上帮忙。来帮忙的人中,有一位十五、六岁的小姑娘,模样很漂亮,又特别能干。她走起路来,唱起歌来,说起话来,总是象茶花一样,给人一种优美、亲切、甜蜜的感觉。她本是上学的年龄,但当时农村的教育条件跟不上,小学毕业后,就只好在家从事农业劳动。她凭借自己天生的灵巧,练就了一手好的采茶本领。她的三哥是大队的团支部书记,我是副书记,我们关系很好。可能是她三哥和我的缘故吧,小姑娘跟我也很熟悉、很随便。我们见面,她总是“祥哥”、“祥哥”的,喊得非常清脆、甜蜜。她这次上茶山来,我常逗她,喊她“小茶花”,她总是应答一声“唉”,声音甜润悦耳。她常常和同伴一起到我那里坐坐,聊聊。有一天,扎雨班,我把几件破衣服拿来缝补。长一针,短一针,衣服没补好几处,左手食指被针扎得满是针口,血迹斑斑。她和她的同伴看到我笨手笨脚的模样,哈哈大笑。她笑着说“笨蛋祥哥,拿来吧,我给你补了”。自从那以后,缝补的事,基本上是她们给我包了。

  花落花开,又是山茶花儿盛开的季节了。村里开始冬季征兵。那时候,还是“文革”期间,国家停止了高考,有志气的青年都想参军,跳出农门。我响应党的号召,报了名。体检下来,我们大队三个合格。除我之外,还有“小茶花”的四哥,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弟弟。当时,上级只给了我们大队一个指标。谁去?看到当时的情景,我不敢奢望。第二天早上,小茶花找到我,她跟我说:“祥哥,昨天晚上我家做了我四哥的工作,他同意将参军指标让给你,他不走了。大队如果只走一人,你就走吧,你在农村太难了”。中午,大队支书、民兵营长和小茶花的三哥找到我,跟我说:“福祥,组织上考虑到你的特殊情况,同意你参军,希望你到部队后,努力工作,别辜负大家的希望”。我参军离家的那天,乡亲们都来了,送了一程又一程,嘱咐一遍又一遍,“听党的话,好好工作”。小茶花也来了,挤在我的身边,拉着我的手,泪眼汪汪地对我说“祥哥,来信啊!”面对父老乡亲,面对美丽的茶山,我哭了,真情难舍呀!我跪在地上给他们磕了三个头。我跟他们说:“叔叔伯伯,父老乡亲,大家回去吧,我以后一定好好工作,做党的好儿子!”

  三十年过去了,可往事仍历历在目。故乡,永远是我最思念的地方。

  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:立春的山茶花

  立春那天,到园博园百步云梯西侧的琪花瑶草园观看第六届山茶花展,这个展于大年初一开始到2月12日,虽说已是第六届,可我还是第一次。

  今年春节,天气一直阴冷多云伴有小雨,立春这天难得一见阳光,让踏青的人们兴奋不已。山茶花在记忆里,是儿时山野的点缀,是公园闲亭的偶花,总是品种单一,寥寥数株。据说今年的山茶花展有150种近千株茶花,花型几乎涵盖了单瓣类、半重瓣类、重瓣类三大类,花型十六种。除了常见的红白色系之外,还有罕见的黄色的凹脉金花茶、绿色的绿带可娜、黑色午夜魔幻等,单凭诱惑的花名雅称就够吸引了。

  路上,突然想起席慕容的《白色山茶花》,“山茶花又开了”,“洁白而美丽”的“开了满树”……全篇仅有二百余字,简练的笔触,勾勒出丰富的内涵,将画面和时间定格,赞美了生命绽放的喜悦和美丽过程。情与景的融合自然舒畅,强烈的震撼着视觉和心灵,回味无穷。文学大师的作品,有着隽永的艺术魅力,如一首跳上我眉心的抒情诗,蕴藏中那最纯真的情丝,让心境明朗而动人。

  到了琪花瑶草园,一看垂垂绿重,冉冉红遮,满园姹紫嫣红,山茶花美艳如霞,开得洒脱无羁。风染异香,春意盎然,茶园探春别有情趣,到处听见人们的欢笑声和手机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照声。脑海一早就被白色山茶花占据了,目光急促地跟着搜寻,寻找那白色山茶花的迷人韵致……找到了,在对面亭子那边,赶忙向目标奔去。

  啊,这温润的白色山茶花,纯洁无暇,美得令人惊讶与屏息,纯粹到无尘境地。虽然我不能够像《白色山茶花》中描写的那样,从青绿的小芽儿开始。到越来越饱满,到慢慢地绽放,从半圆,到将圆,到满圆的守望。却从眼前深邃的洁白中看到了全部的展示,就好像遇上了一个久违的知己……让我深醉于芳馨的情韵中。

  习惯了拍花时带上一个小喷壶,在花上喷点水,让花儿更有灵气。晶莹的露珠在锦绣丛中闪亮,苍翠欲滴的绿叶间,花儿格外清新婉丽,娇艳迷人。对花而歌,倚花而醉,是古今共有的雅兴。此时,丝丝入扣的偶合,已是情景交融,心物相通。

  亘古的天香,美艳缤纷,那洁净的白,妖娆的红,金色的黄,娇媚的粉,红白相间如玛瑙,还有魅惑的黑……叠锦堆秀,引来群蜂醉卧花丛中。欢快的小蜜蜂扎堆往花蕊里钻,你推我拥,直到挤得花蕊满满的,有趣的景象逗得大家乐开了花。靠近一嗅,一股香气沁人心脾,难怪小蜜蜂都聪明地往里钻。

  “玛瑙攒成亿万朵,宝火烂漫烘晴天。”山茶是中国传统名花,古代文人为此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咏茶千古佳作。我国山茶的栽培早在隋唐时代就已进入宫廷和百姓庭院了,到了宋代,栽培山茶花之风日盛。七世纪山茶首传日本,十八世纪起,山茶多次传往欧美。“古来花事推滇南,曼陀罗树尤奇妍。”如今,山茶花无疑是世界名花之一,其植株形姿优美,叶浓绿而光泽,花形艳丽缤纷,自然受到世人的珍视和喜爱。

  “寻芳不觉醉流霞,倚树沉眠日已斜。”不知不觉,太阳已西下,还舍不得离开。坐在石凳上小歇,不知哪个有心人把落花拾来,在地上铺成一个粉色红心的圆。凄美的花,落寂的圆,看了让心隐隐生痛,难道这是喻意:只有生命终结时才可实现圆满吗?愉悦的心情沉落下来,因为,地上的山茶花让我想起了小仲马的《茶花女》。

  《茶花女》是一部世界文学经典,书中的乱世佳人玛格丽特聪颖纯美,正直善良,虽然低为职业妓女,却始终坚守灵魂和爱情,保存着纯真的本性。她看透世人的虚情假意,她厌倦奢华空虚的生活,她更看重和珍惜真正的爱情,她与阿尔芒真心相爱可却遭受残酷的错过。她把阿尔芒当成真正的爱情归宿,决然选择了不顾一切地倾尽所有的付出。当美好的愿望破灭后,她又甘愿牺牲自我成全他人。玛格丽特凄惨的一生,让这个为人不齿的烟花女的身上,闪烁着一种圣洁的光芒,与那些自称高贵的人的虚伪和无情相比,更显得纯洁和高尚。

  我仿佛觉得,摆在这阴冷潮湿地上的山茶花就是“茶花女”玛格丽特。然而,这已没有了生命的山茶花,却依然美丽,美得脱俗,美得惊人,美得如痴如醉。

  关于山茶花的一切,撞击和震撼着心灵,因此而增添了沉思和遐想,心中涌上一股悠远的情怀。静立于花前,带着春之感怀,赏这山茶花的绚烂霓裳,思那催人泪下的爱与忧伤……

  诗意清浅,题遍风华,痴情依旧,但愿世上所有真爱,不再错过。

  用拈花一笑的了然,目送红尘繁华幕落,寂寥,凄怆。

  细想,在这红尘路上,谁不是过客一个?匆匆,走过。

  唯有这立春的山茶花,馥香随韵,流芳百世。

  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:山茶花赋

  第一次注意到山茶花,是在以前上班的地方。那个春天雪还未褪尽,几树山茶就热热闹闹的开放了。每天清早推开门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它们。深绿色的叶子,衬着一朵一朵的红花,就红和绿两种颜色,美得率真,毫不掩饰,美得温暖,生意盎然。

  每天吃饭时都会端着碗,和同事蹲在山茶花跟前,边聊边吃。就着淡淡的花香,看着这几株茶花,就那么艳丽的开着。突然有一天发现地上落了几片花瓣,同事的眼睛有点黯淡了。她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茶花吗?你看它凋谢的时候,都是一片一片的花瓣,慢慢的凋落,小心翼翼,而不是一朵朵的,大把大把的花瓣纷纷扬扬式的凋谢,对树和叶,多么的不舍。

  我无语。我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山茶花有这种特性。仔细的观察了一段时间,的确如同事所言,那一朵朵嫣红的花儿,凋谢的方式不同于其他的花。风起雨落时,桃花梨花都是纷纷繁繁,飘飘洒洒,随风随雨凋谢了,丝毫不见对枝头有什么留恋。只有茶花的花瓣,一片一片,慢慢的掉落下来,依依不舍,落地无声,直到花期结束,都是这样的姿势。这种小心和不舍,不正是和人们追求理想中的伴侣时的态度一样吗?等爱的人,等待的不正是这种爱的方式?

  想起少年时读过《天龙八部》,金庸先生笔下风流倜傥的段誉,对茶花的知晓程度无人能及。和王语嫣的母亲谈到山茶花时栩栩如生,头头是道,还提到一些珍稀的茶花种类,什么“十八学士”、“十三太保”、“二乔”,还有什么“抓破美人脸”,充满诗意的名字,入骨三分的描述,听得王夫人心服口服。这王夫人为什么要种茶花,对茶花知之甚少还不失执着,许是因为她也是一个等爱的女子吧。金庸大师的安排,真是煞费苦心。

  等爱的同事终于等到了该等的人,这几株山茶花就成了我的无声的朋友。傍晚下班之后,常常会散步,散步的起点和终点,往往就是这几株山茶花的位置。以前不曾留心过这种植物,现在发现它其实还是一种很耐看的植物。个头有高有矮,高的齐肩,矮的才及腰。四季常青的叶子,厚厚的,椭圆形,闪着油油的光亮,像涂了蜡似的。边缘还有一些细小的锯齿,尖尖的,摸起来还有一种刺刺的感觉,可能是它自卫的武器吧!并不纤细的身段,就像小户人家的女儿,健康,稳重,美得充满生命力,毫不矫揉做作。

  秋天里,我发现山茶花的叶腋和枝头顶端,悄悄的多了很多花苞,像一个个小小的心脏,紧贴在纸条上,穿着有茸毛的小外衣,还是一层又一层的,慢慢的长。记得母亲家门口的桃树,从花蕾到盛开,似乎是一眨眼之间的事,往往是一阵春风一吹,一场春雨洒过,第二天早晨树上已经是一片彩云了。这山茶花苞好像在考验我的耐性,对我的急切心情不理不睬,到了我穿上厚厚的冬装时,它们还是裹得严严实实的,还只在顶端露出一点点精致的红,好像连安慰我的分量都够不上。

  春节回家度假完毕,回来上班,第一件事就是来看我的老朋友。远远地,看到了我熟悉的红色,在怯生生的阳光下,风姿绰约,生机勃勃。哦!花开了!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,又嗅到了那熟悉的淡淡的香味。今年的花开得比去年多,一朵一朵,你挤着我,我挨着你,在翠绿得发亮的叶子中间向我打招呼,好不热闹。“花繁艳红,深夺晓霞”。大部分已经盛开,一层一层的花瓣,每一片都是一样的红色,红得像火,红得圆润,金黄色的花丝顶着金黄色的花蕊,缀在其中;有的只绽开五六片花瓣,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;还有刚刚绽开花苞的茶花,像一个个朝天的铃铛,还不介意露出内里的红。一阵微风吹过,山茶花颤悠悠的,像几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对着老朋友尽情的舒展着美丽的身姿。灿烂如火似霞,“虽是富贵资,而无妖冶容”。哪一点比国色天香的牡丹逊色?

  我仔细的端详着这些花,想伸手抚摸一下它们的美丽,但是我忍住了。它们开得这么灿烂,这是它们积蓄了多久的结果啊。“老叶经寒壮岁华,猩红点点雪中葩”。为了吸取天地的灵气,为了这一季的美丽,它们忍受了寒冬的摧残。多少花花草草萧瑟飘零的时候,它们在接受寒风的洗礼。长长的忍耐,终于换来了这一季的盛开。“独放早春枝,与梅战风雪”,不经几番寒彻骨,哪得茶花艳丽资?这春天的第一抹红,还红得这么艳丽,这么鲜明。

  夜里无事,辗转难眠。朦朦胧胧中听见外面下雨了。哗哗啦啦,雨点敲击窗棂,叮叮铃铃,雨势不小。清早起来,雨停了。忙忙去看心中惦念的老朋友,它们稳健如昔,我的担心看来是多余。花朵上的雨珠儿还在,花更红,叶更绿,更添了几分生气,不见一点瑟缩之态。晨风拂过,雨珠儿滚落不少。我不禁莞尔,可能只有山茶花,才这样顽强吧。低头看看地上,泥泞中的花瓣,红艳也不见减少半分。

  我想,要画山茶花,一定得是油画,只有油画的厚重和质感,才能画出山茶花的神韵。

文章标题: 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wzwthg.com/sanwen/75668.html

[描写山茶花的状物抒情散文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